北京当代艺术馆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BEIJING
艺术访谈:王将


YO!!!我是当代人,在这次北京当代艺术馆的三城记,我们邀请了40多位中外艺术家来北京展出他们的作品,而然在众多的艺术品中到底有什麽有趣的主题呢?在东西方的交流下,会有什麽样的火花呢?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将会对艺术家做采訪,让您更贴近艺术家的生活及创作。让在远方的你都可以感受到三城记带来的衝击!

在第一期的採访中 我们找到了两位艺术家,这两位艺术家不约而同的使用了跟手机相关的素材作为他们的主题,而然两位来自不同年代的艺术家,在这次的展览中,擦出什麽样的火花呢?

揪~

ŸŸŸŸŸŸŸŸŸŸŸŸŸŸŸŸŸŸŸŸŸŸŸŸŸŸŸŸŸŸŸŸŸŸŸŸ

以下当代人以 “当” 表示,王将以“王”表示

当:可不可说说你的经历?小候怎麽大?什麽选择艺术这条路?

王:我家裡是在杭州的,爷爷是学法的,很小的候就教我写法,后来因为爷爷有在学院裡面工作的关系,初中的候我就开始接触到美,就有人开始根据中国教育的模式经营了一系列的程,我上了附中,当是中国美学院附中,因我生在杭州,所以当上的是中国美学院附中,后来附中是四年,有考中央美学院。就大概是这样的一个程。

当:这次的展,您展出了两作品,是用两种非常不一的形式呈什麽?

王:我并不太在意作品格的一致性,所以在往往是念先行的,一般先有一个想法,在个想法,什么材料合适,什么方式能充分表达我的想法我就用什么,所以艺术的每一种媒介我都会去涉,我做装置,做行,同在画画。在我看来,作为艺术一的思模式和一的技能并不匹配个多代。而通常于一个艺术家作品式表征同一性的判往往出自市陈见迫,然我做的作品在材料或是表达方式上会有不同,但它都是出自于我的思考,所以自然会有作每个个体的与众不同的基因在里面,它存在的是内在的线索。

当:作品有什麽关联吗

王:这两件作品,一件是声音艺术,另一件是概念艺术,他的表达形式是截然不同的,如果要找出它系的,我认为都不是非常物化的作品,最起码艺术主体的部分是非物的,非视觉化的。他不具画或一件雕塑作品那样强烈的工性和商品特征,“美术馆的幽灵之歌”素材用的完全是大街的手机声,而“吟虎啸图是一段文言体的阐释性描述。

当:可以说说作的灵感?

王:灵感一定是来源于最日常的生活,比如,在一个特平凡的某天,我在逛美术馆看展览时听到人的手机声响了我便突然意到可以用它做一个作品,于是就有个“美术馆的幽灵之歌”。

实际上手机声无无刻地出在公共域,种声音的制性介入早已使公众淡然,美术馆也不例外。每当它无意地在美术馆里响起之,任何理智的常知都不会同意它是一件艺术作品。而我可以诉诸艺术家身份的绝对权力,蓄意将它作某种成品的艺术加以呈。通采集不同知名手机品牌的的声,服台忙音及短的对话,将它剪接编辑成一个声音叙事的文本。

我希望通过这个声音作品,在美术馆众中诱发出某种思:是我的手机在响/是我的声/,不是我的手机/是的手机?种有趣的干,是作品与者之的心理面的互

而“吟虎啸图个作品,它源自于我听的牛吃草的笑段子和画点睛的典故,我把二者的构黏在一起杜撰出一个关于僧繇虎啸龙的故事。个故事作为阐释的文本予空白画卷别样的意,一种看似概念艺术的方式实际上是概念艺术文本阐释怀疑。



(术馆的幽灵之歌)

当:您是怎麽看待手机件事?

王:是在每个人的生活中像幽灵般的阴魂不散。呵呵,做完个作品后,我老是感哪都是我的作品。


当:手机声的中所的心理暗示是什麽?

王:一种条件反射的紧张,我得不同的人手机事的度也不一,有的人因此而足,繁的手机声确了他的存在感。而有的人会感到恐惧,种恐惧来自于大的工作力,甚至出幻听。而每个人不同声的选择实际上体了不同的心理世界。


当:术馆幽灵之歌,所的心理暗示是一种紧张,而这样紧张是整个中国社会

王:对得是


当:这样紧张是否也是代表著一种社会的陋?譬如说现今中国社会的大家都好赶,好急,因为这个赶与急而失去了某些原則性的禮貌?

王:个不能算是陋,只能算是状,代&l


COPYRIGHT © 北京当代艺术馆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BEIJING
DESIGN BY 170WE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