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当代艺术馆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BEIJING
2012-11-22 解构水墨


解构水墨

彭锋

以水墨的名义解构水墨,看起来像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如果解构意味着解除,那么就只能期待非水墨充当水墨的掘墓人。我们用水墨来解构水墨,实际上不是解除水墨,而是解放水墨;不是水墨的终结,而是水墨的新生。我们将有关水墨的各种成规陋习悬置起来之后,剩下来的就是水墨本身。回到事物本身,本是哲学家给自己提出的任务,却常常假道艺术来完成。在这一点上,哲学与艺术殊途同归。它们都是在用负的方法,去完成自我解放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不经过解构,任何建构都将摇摇欲坠。

我们邀请了20名国内外活跃的艺术家,他们从不同的角度,对水墨做出解构。然而,他们的作品看上去却真是水墨。禅师们教导我们,要想得到解脱,就要逢着便杀,逢佛杀佛,逢祖杀祖。但是,解脱的目的,并不是要以非常心做非常事,而是以平常心做平常事。这是典型的中国智慧。

我们希望这个展览,像一把奥卡姆剃刀,剔除遮蔽在水墨之上的各种迷雾。解构水墨的目的,是还水墨以本来面目。

 

 

 

 


COPYRIGHT © 北京当代艺术馆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BEIJING
DESIGN BY 170WE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