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当代艺术馆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BEIJING
2010-09-10 中国表现[第壹回]——中国表现绘画名家邀请展

没有当代艺术的中国当代艺术现状和并非仅仅是理想的中国当代艺术理想
吴震寰,赵野
当代艺术是西方艺术创作态式的理解和命名,大略可从三个方麵把握:一是明确的当代性,前卫性:包括区别於之前的理念,当下的创作方式、方法、主题领域等;二是明确的当代审美和风尚喜好。一般情况是,新的创作状态,新的艺术家,新的艺术品出现后,地位一旦确立,便成为一时风尚。第三,如果这当代性有真正的品格和高度时,便进入历史的伟大部分,同时必须或说必然地契合过去和对未来有著深远的影响。而这共同的品格和高度不独是契合了过去历史品格和高度的,也契合未来必然的共同的品格和高度(即所有伟大事物必然的共同性)。从这清醒认知的角度,我们不难发现,中国有著伟大的传统,却从未出现过真正引领全球当代艺术创作态势的伟大艺术家和真正当代,真正前卫,影响人世的艺术理念或作品,所以我中国是没有当代艺术的。从事中国当代艺术创作的艺术家,从一开始就就迷失在西方创作体係里,西方眾多的大师以他们伟大创造的力与美直接震撼了艺术爱好者和艺术家们敏感的心灵,让无数人跪倒在大师的脚下。
这种内心的震撼,一方麵是来自这些大师伟大的创造,一方麵也是社会从眾心理。中国近现代史无论从哪个领域,都几乎是颠覆式地屈从於西方的审美、认知方式、创作方式、评判标准和风尚。也就是说,我们从一根本就失去了自我,个我的清醒部分、才华部分和民族的伟大部分被如此漫长地搁置一边,蒙满灰尘。
没有当代艺术的另一原因或是民族性的必然,以法国艺术为例:从安格尔的新古典主义,到库尔贝的写实主义,巴比鬆画派,印象派、立体主义,野兽派,抽象画,到后来杜尚到美国后二十世纪实验艺术,以及后来的行为艺术,大地艺术,数字艺术等等,无不在创作态势和表现主体上有新的开拓,有明确的一路向前的趋态。但中国隋展子虔就画出了完备而美的《游春图》,在五代石恪就画出了大写意,宋梁楷更是以一幅《泼墨仙人图》把中国水墨推到极致。如按西方或是当代艺术的发展规律,梁楷或是梁楷之后,必然会出现抽象水墨了,但一直到今天,中国画坛,仍然是小写意的中国文人画的天下;
中国画对社会关怀和干涉方麵南宋画兰的郑思肖就有国土不存,兰根何所附的抗议,但也是一直到明末清初的八大山人的冷眼向天才有了历史的唯一回响,并没有走到对社会和政治的干涉;从宋就出现完备的的工笔画,界画等,也并没有如西方一样,跟著出现超写实一类。所以在中国民族的骨子里,血液里,或者是没有所谓的"当代"、"前卫"概念或必要的。
从民族文艺的精神来说,西方一直是以实为主的,中国却是旨虚。譬如西方的一人一事,一景一物,无不是实指其实,画这个人呢就是这一个人,画这个风景呢就是这个风景,几乎是没有任何深藏的内涵和外延的。一直到后来出现抽象画也罢,表现主义绘画也罢,前者是去其貌而呈实相,后者是渲泄个人情感或是对社会的干涉等等,一样是旨实。但中国,哪怕是画一枝竹子吧,也指的是精神风骨。一山一水,一人一物,,无不是写的精神寄托,有固定的高远的精神旨向含义,旨的是高远而虚的精神诉求,这种旨虚的追求,让中国艺术从世俗的琐屑中抽身出来,从一开始就找到终极点,以不变应万变,高高而远。
从这个角度,中国的当代艺术理想,或者最好的努力和可能是纯艺术本身,尤其是绘画。前麵说过,中国的文艺从一开始就找到製高点,明白万变不离其宗的根本,所以在某种意义上,我们的努力或者也可从这製高点出发,找到既是终极点也是原初点製高点。
我们所以关注表现绘画,一方麵既是考虑西方发展的态势,一样正是这种民族品性的顺应,在中国以文人画为主骨的中国绘画,对应於西方绘画体係,与表现主义绘画是最为接近的,而表现绘画也是西方绘画越来越受重视类型,这或者看似偶然,却有文艺最终必然从人心,情感和由人心情感出发,对社会或生命诸样的干涉和表述有著必然的关係。而更重要是,当我们高识客观地麵对中国整个艺术界时,以表现类型创作的艺术家或者也是最为精彩的一类。象尚扬先生,他个人品格,学识修养和表现於绘画中那纯粹高贵的本真总是让我们有由衷的讚叹和敬意民。而他绘画中高标的民族品格和民族精神,更是让我们对於中国当代艺术或许能进入人世真正伟大的艺术部分第一次有了希望。
从人世文艺的规律看,哪怕是前卫艺术运动风起云涌的同时,老实巴交如莫兰迪,一辈子在他小小的画室摆弄那几个小小的瓶子,一样地成就了人世文艺伟大的另麵,为人世所公认。也就是说,哪怕是如此突出前卫理念和新的麵目状态的当代艺术吧,还有另一原则是如了中国的不变规律的,即隻要是好的,并不一定要是前卫的。
在穷尽了西方当代艺术各种可能之后,在历经数代人的努力和虔诚之后,中国的当代艺术家终於能审视自己,展现自己和命名自己。渴望本质真诚的自我,渴望本质真诚的艺术和生活,生命,艺术的创作,更加上对流淌在血液和灵魂里中国文化的本在,中国伟大文化在必然时间必然 的耸立,以及对西方文化的把握,中西方文化融汇,让绝少部分的中国当代艺术家找到了信心和清醒。艺术家自身的自信终於萌发出清新又苍茫的根芽。而旁者(批评家,收藏家,观眾等等)也终於有了对他们的关注,并从他们的自信找到对这些艺术家的信任。而一直有著完备的审美和真诚态度的西方部分有品质真诚的批评家,收藏家,观眾等也以自己的关注和真诚让这种这种价值的认同加速在成形中国民族绘画的独立态势。
我想,中国当代艺术家应当做的,正是对艺术本身的真诚,对自己和人世的真诚,对融汇中西方却是高品格,有绝对独立创作态度,创作方式、创作方法,评判标准,建立自己的话语阵地和话语权,这样中国的当代艺术或者不仅仅是一个理想,而是一种可能,甚至是一种必然吧!



COPYRIGHT © 北京当代艺术馆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BEIJING
DESIGN BY 170WEB